返回

神眷战纪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光明之都

为了尽量少触发广告,大家可以试着点击手机屏幕靠上的地方滑动。

    如果使用百v度A*PP或者U*C/Q.Q/V*ivo/夸*克浏览器不显示内容or乱码,请关闭广告屏蔽功能or畅读模式or阅读模式,或者安-全模式(今日*头条须关闭安-全模式)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阅读!

    几个随从面面相觑不知所措,龙行云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,抬腿跳上了马车。马车内透出几缕明亮的圣光和偶尔的几声吴雪洁的吟唱,一行人愣在当场,老嬷嬷赶紧请示道:“小姐,是继续赶路还是原地等待?”吴雪洁道:“赶路吧,不碍事的。”队伍更加庞大了,三位老管家互相寒暄着,虽然心中明了对方家世不凡,但双方谁也没有透露出来。大家心照不宣的全都紧盯马车内的动静,不过此刻的马车被圣光紧紧裹挟,似乎很多声音都被隔绝,只有双方偶尔的询问,车内才会懒洋洋的透出几句回答。

    马车内装饰温馨典雅,几只小玩偶规矩的放在角落里,几缕馨香和几个精致的首饰匣子,显示出主人的高贵品位。此刻的龙行云斜倚在靠枕上,翘起二郎腿正悠闲的品尝着一串葡萄,吴雪洁则挺直腰杆规矩的坐在车内的椅子上。吴雪洁压低声音道:“你的腿应该没事,总不能一直赖在车上吧?”龙行云翻了个白眼道:“车我是不会下的,除非它到了光明之都,谁让你端午节戏弄我了。”吴雪洁低头道:“你也要去光明之都吗?好巧啊,我也要去那里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龙行云一骨碌爬起来道:“哈?你也要去那个圣光魔武学院学习吗?”吴雪洁摇摇头道:“我是去圣殿修炼的,听说在圣殿的光明秘境里可以让我更加接近圣光的本源。”龙行云道:“应该也不算远,等我有空就骑着追云去找你。”吴雪洁点点头道:“嗯,要记得去找我啊,我在圣殿一个朋友也没有。”龙行云又道:“你要是觉得无聊也可以去找我玩,我也没什么朋友。”吴雪洁抬头看了一眼龙行云没有接话,马车内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龙行云看了看吴雪洁道:“你怎么不太高兴?是我占了你的地方吗?”吴雪洁皱起的眉头略微舒展,摇了摇头道:“不是,是前几日在一个叫朱家集的地方,我净化了一个巫师,但心中竟然有些不安。”龙行云道:“是巫师的丑陋吓到你了吗?”吴雪洁又摇了摇头道:“那巫师确实丑陋,但我并不害怕,所以我亲手净化了她。”吴雪洁顿了顿继续道:“可在对村子进行净化的时候,村民们虽然大部分很支持,但有几户人家却对我们很反感。”

    龙行云好奇道:“净化巫师是圣殿的职责,难道村民们也信奉了邪恶吗?”吴雪洁撅了撅小嘴道:“信奉邪恶倒不至于,他们只是告诉我那老妇人其实一直住在村子里,也从未在村子里作恶,他们老两口的感情非常好,她老伴前些年去世了,那老妇人便一直深居简出,虽然每天都去老伴的坟前哭泣确实有些怪异,但也仅止于此。他们说我多管闲事,我自己也觉得似乎他们说的有些道理。”

    龙行云扬起头注视着天花板想了想道:“那也许他们做的坏事大家都不知道吧,就像左寻做坏事的时候大家也都没有发现一样。”吴雪洁接道:“说起那个左寻简直太坏了,希望以后不要见到他了。”龙行云扬了扬手道:“以后见到他,还要教训他一下。”吴雪洁笑道:“你不是已经教训过他了吗,他的脸都丢尽了。”想起左寻的狼狈,龙行云也哈哈大笑。马车内有说有笑,马车外马蹄急促,老管家走近马车低声道:“少爷前面到渡口了,登船时不能在马车里。”龙行云在车内伸了个懒腰大声道:“感谢小姐妙手,到了码头我就下车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左寻已经来到光明之都快一个月了,自从与三皇子打了一架闹得满城风雨后,左寻就被家族流放了出来。当然名义上是到圣光魔武学院学习,但左寻知道自己留在家族,每月的资源一分都不会少,可是来到光明之都一个月了,自己连怎么领取修炼资源都不知道。此刻的他寄身于光明之都的一家魔法宝石店铺内,这是左家在光明之都的一处产业。帝国西北部盛产一种金丝软玉,这种金丝软玉蕴含极强的火系魔法元素,是火系魔法师最爱的宝石之一,也是部分世家小姐喜爱的魔法饰物的加工原料。

    此刻店铺内一名青年正在闲逛,他是店铺的常客,讲话带有浓重的西北口音,几名店员都很喜欢和他交流。这少年原名岐山,原本是西北岐氏的小少爷,西北岐氏本乃世家大族,统治西北地区多年,由于在龙家一统西北的斗争中失败,西北岐氏失去了原来的封地,而光明圣殿当年鼎力支持岐氏,在最后关头将岐山救出并留在光明圣殿暗中培养。此刻的他化名阿山,作为光明圣殿派往黑市的调查员,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混迹在黑市调查监控黑市交易,而岐山也以此为方便,自己私下里夹带一些物品交易。

    作为西北岐氏的后人,他的内心无时无刻不在梦想着恢复家族荣光,因此他对西北人非常有亲近感,而他在闲逛中发现这家宝石店内的人大部分都是西北人,因此为了方便了解西北地区情况,也为了私下交易的货源,他便常常来到这里闲聊。

    左寻看到阿山向着自己的位置走过来便开口道:“阿山哥好,今天准备看点什么啊?”阿山撇了撇嘴道:“你这个新来的小孩子真是不知道轻重,我来店里谈的都是大生意,哪里轮得到你接待?快去给我倒点水来,让你们掌柜的来谈。”

    左寻心中虽有不悦,但手上还是没闲着给岐山倒了杯茶道:“山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