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开局我成为大宗师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四章 恐惧

为了尽量少触发广告,大家可以试着点击手机屏幕靠上的地方滑动。

    如果使用百v度A*PP或者U*C/Q.Q/V*ivo/夸*克浏览器不显示内容or乱码,请关闭广告屏蔽功能or畅读模式or阅读模式,或者安-全模式(今日*头条须关闭安-全模式)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阅读!

    ankezw.hywlkj.pw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四儿子,草原王国的大可汗是很喜欢的,这种喜欢是把他当做继承人来对待,不过因为下面的反对声太多,没有立拓跋鹰为大可汗的继承人,但是也没有培养其他儿子当做继承人,可以说草原王国的继承人情况跟北汉帝国也差不多,北汉帝国也是因为各方势力的妥协,一直没有立太子,现在也是北汉帝国的一个最大的隐患,就看什么时候爆发。

    明面上拓跋鹰虽然不是继承人,但是大可汗还是把他当做继承人来培养,这次伏击叶桓所在的部队,也就是刘安带领的军队,对于草原王国来说,知道的人都不多,只有大可汗和他的心腹手下,还有就是拓跋鹰知道,原先因为有一万人伏击三千人,肯定是手到擒来,谁知道竟然会军覆没,只逃回几个士兵,虽然听士兵说刘安已经身亡,但是大可汗想到那个交易,他有点不放心,让自己的儿子拓跋鹰带着三千龙骑兵去那处战场看看,如果还有活口的话,就要斩草除根了。

    拓跋鹰不觉得会出什么问题,从逃回去的士兵口中知道,对方也只剩下二十几个人罢了,他带着三千龙骑兵去,简直就是小题大作了,而且他身边还有两个父汗派来保护他的先天高手,这是大可汗为了以防万一派出的高手。

    三千龙骑兵穿着黑色的铠甲,戴着面罩,旌旗猎猎,每个人都面无表情,杀气冲天,三千战马奔跑起来,整个大地都像是在震动一样。

    叶桓带着队伍越过小山坡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,远处的骑兵就像是黑色的潮水涌来,扑面而来的杀气让叶桓后面的士兵骚动了起来,当然,叶桓的三个心腹手下跟他一样面无表情,他们完相信叶桓的实力,就算不敌,带着他们逃跑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就在叶桓的队伍出现时,拓跋鹰也看见了这支二十几人的队伍,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有人会急着来送死,要知道他来的这个方向是草原王国的主力部队所在地,看这支队伍的行进方向就是朝着草原王国的主力部队方向而去的,这不是送死还是什么?总不可能投降吧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拓跋鹰挥了下手,马上有旗手打出停止前进的旗号,三千奔跑的战马马上被背上的骑士双腿夹住腹部,拽住马缰绳,潮涌的黑色波浪瞬间停止,离叶桓等人的距离有一千步,拓跋鹰是担心对方后面有什么埋伏,就算有埋伏一千步距离也是最安的,对方的最大射箭距离也达不到这里,带兵打仗肯定是要谨慎一些的,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对方就是只有二十几个人,没有埋伏。

    “厉害,这就是草原王庭的精锐骑兵龙骑兵。”看见对方的骑兵动作,张辉马上惊叹道,脸上一脸佩服的神色。

    刘汉看不出对方的骑兵有什么特别,听见胖子的话,他憨憨地问道:“你怎么看出他们是龙骑兵?”

    张辉翻了翻白眼,揶揄地看着刘汉,笑着说道:“饭桶,就算我解释给你听,以你的智商也很难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刘汉就是这样,就算张辉说话难听,他也不会生气的,他知道张辉经常会拿他开玩笑,只是兄弟之间的玩笑罢了。

    没有理会后面两个人的说话,叶桓直接从马上跳下来,拉过一匹绑满武器的战马,来到最前方,他拔出一根四米长的马槊,掂了下重量,在手里的感觉轻如鸿毛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叶桓也不知道自己最大的力量有多大,于是第一下他尽力把那根马槊朝着龙骑兵那边扔去。

    拓跋鹰刚才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那个应该是对方头领的动作,看见对方拿起一根马槊,看样子是想当做箭射过来,这是异想天开啊,他忍俊不禁地对着两边护卫他的高手说道:“哈哈,你们看他的样子是不是搞笑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王子,就算是国师那样的大宗师高手,这样的距离最多也就可以伤害到我们一个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以为自己是大宗师吗?”

    两边的护卫都是先天初段的高手,知道一千步的距离,凭借大宗师的实力力以赴的话,可能会杀死一两个人,但是对于三千龙骑兵来说,那也是无济于事的,大宗师是江湖最强的高手,如果在空旷的地方遇见三千龙骑兵的话,那也是不敌的,当然,大宗师要逃,他们也拿他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大宗师最厉害的地方是威慑力,以大宗师的实力要杀一个人的话,那么就算他是皇帝,如果身边没有同等级高手守卫的话,那么皇帝的性命也不见得可以保住,所以江湖要狙杀大宗师的话,要出动三个大宗师的高手才能杀死一个大宗师,可是这怎么可能呢,要知道天下明面上的大宗师也才十个。

    小丑一样的人物,拓跋鹰就要举起手来发布命令之时,只见对方的马槊瞬间从手上消失,以他后天高手的实力和眼力,根本就捕捉不到马槊消失的踪迹,他只感到脸上传来一阵湿润,在鼻子闻到血腥味时,他才知道脸上的湿润原来是鲜血。

    “咻——”

    这时拓跋鹰才听到马槊在空中飞过的声音,他转头向右边看去,刚才还在跟他说话的那个先天初段高手只剩下半截身体在马上,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