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开局我成为大宗师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九章 审问

为了尽量少触发广告,大家可以试着点击手机屏幕靠上的地方滑动。

    如果使用百v度A*PP或者U*C/Q.Q/V*ivo/夸*克浏览器不显示内容or乱码,请关闭广告屏蔽功能or畅读模式or阅读模式,或者安-全模式(今日*头条须关闭安-全模式)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阅读!

    ankezw.hywlkj.pw

    看着拓跋鹰睁开眼睛,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,张辉嘻嘻一笑:“老大,这个家伙醒了,我看他样子很不老实,要不要审问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很大概率是草原王国的王子,但是叶桓也并不了解草原王国的王族情况,只知道大可汗有很多儿子,但是女儿就只有一个,听说这个公主在草原王国鼎鼎有名,是草原王国的一颗明珠,有很多爱慕者和追求者,因为这个公主子出生后身上就自带天然体香,所以又被世人称之为香香公主,叶桓现在回想起那位公主的传说,脸上会心一笑,这里也有个香香公主,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像小说里的那个香香公主那么美丽。

    虽然脑海中想了很多东西,但是现实里只是过了一秒钟而已,叶桓对于对方的身份还有就是伏击的内幕还是很感兴趣的,对方的身份越高,他得到的奖励也就越高,知道内幕的话,有些东西他可以有心里准备,于是他对着赵冷说道:“阿冷,你的审问技巧比较高明,你来审问他吧。”

    刚才路上叶桓就跟赵冷说过,这次的伏击事件肯定是有什么阴谋的,只不过他们地位低下,给人当做棋子抛弃了,现在捉住了一个草原高层,对方肯定是知道一点东西的,现在叶桓让他去审问,他没有说什么,点了点头,把马背上的拓跋鹰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对我动刑,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吧。”拓跋鹰从小到大还真没有吃过什么苦,虽然心里有着很大的雄心壮志,但是要说对方是硬骨头,那还真的抬高了他,拓跋鹰现在只是被草原王国的大可汗保护得很好的雏鹰,还没有来得及起飞,就受到了叶桓的重重打击,如果以后他击败不了叶桓的话,那么叶桓永远都会是他心里的一道阴影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们会出动一万人来伏击我们三千人的队伍?还有就是为什么知道我们的行军路线?西北军团里有人勾结你们草原王国的叛徒吗?”叶桓让其他士兵走远点,只留下赵冷、张辉和刘汉三人在他身边,他们三人是他的生死兄弟,可以说完可以同生共死的兄弟,这也是叶桓留下他们听一下秘密的原因,至于其他人现在叶桓肯定是做不到百分比相信的,谁知道里面会有什么人,而且不让他们听内幕,也是为了他们的生命安考虑,搞不好会听到一些很劲爆的阴谋,可能有人还会对他们灭口呢,这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拓跋鹰看着叶桓带点稚气的脸蛋,怎么也无法想象是对方歼灭了三千龙骑兵的,对方最多只有十八岁,难道是从娘胎里就开始练武的?他摇了摇头,把脑海中的想法驱散,他脸上带点讥笑:“你们真想知道实情吗?有些东西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,如果知道了实情的话,你们的性命堪忧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废话,直接说出来,我们的性命不用你操心。”叶桓满脸不在乎地笑了笑,这个世界还真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害怕的,他现在的心态就是把这里当做游戏一样看待,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个灵魂的融合,叶桓除了稍微在意身边的三个兄弟外,他很漠视其他人的生命,这也是他可以很冷漠地屠戮三千龙骑兵,而且程脸色都像是踩死了一窝蚂蚁一样很是淡然,要知道前世的叶桓只是个普通人,鸡都没有杀过一只,更不说杀人了,而且是屠杀三千人。

    拓跋鹰看见叶桓冷漠的神情,心里有点害怕,他还从来没有害怕过一个人,而且对方还比他小,对于自己的父汗和师父,他也只是从心底里尊敬,也没有害怕过他们,那是因为他知道两人不会伤害他,现在他不敢肯定叶桓会不会取他性命,这也是他心里害怕的原因。

    吞了下口水,拓跋鹰低着头说出实情:“伏击你们的命令,是我的父汗下达的,对了,我叫拓跋鹰,是草原王国的四王子,我也不知道父汗从哪里得到的情报,我只是听到一万人伏击三千人,竟然是打了个两败俱伤,听了逃回去的士兵说的话,我就请求父汗带着三千龙骑兵来查看一下情况,谁知道碰见了你。”

    叶桓听了拓跋鹰的话,有点不置可否,对方根本就没有说出重点,只是在敷衍他,对方低着头,他也看不见拓跋鹰的脸上表情,他对着张辉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张辉马上领会到了老大的意识,他拔出腰间的剑,走到拓跋鹰的身边,看见对方抬起头,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,张辉笑着说道:“你说我现在砍掉你的一只手,你以后还有没有机会继承大可汗的位子呢?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说。”拓跋鹰不敢赌张辉敢不敢动手,如果真的被他砍掉一只手的话,那么就算他以后回到草原王国,大可汗的位子他也不用奢想了,要知道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让一个残疾人当王者的,他看着叶桓慢慢地说道:“透露情报给我们的应该是西北军团的人,虽然我不知道是谁,但是我猜测对方应该跟父汗私下有什么交易,对方直接说出让我们去伏击刘安的队伍,对了,刘安原名叫李安,他是你们北汉帝国的四皇子,这样一来,你们应该可以猜到应该是谁透露消息给我们的吧。”

    听完拓跋鹰说的话,叶桓脸上没有半点变化,这种事情在原来世界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中并不少见,他显得很平淡,但是张辉三人脸上的表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